便把自己想让他出使凉州军大营的事儿和他说了

分享到:
 么认为的话,我也不说什么了。
 
    异族之间也是,不能说有什么朋友,都是利益关系而已。而南蛮和羌人,算是距离不远,所以他们其实就是互相都看不起,互相拆台,互相看不顺眼,这都不是一日两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最后只能是说道:“杨锋洞主,其实当年的事儿,多少你也是知道些,那是因为烧当羌和马超的属下有着血海深仇,所以马超为了给属下报仇,这才屠戮了烧当羌。而且烧当羌做事,你还不知道吗,不地道啊,不知道都屠戮了多少汉人的村子,所以是报应啊!”
 
    别看南蛮也是异族不假,但却不会屠/杀,所以你看马超和南蛮战了这些时日,可能和平解决南蛮的事儿,马超其实还真是,绝对是不愿意杀人的。
 
    当年蜀汉时期,诸葛亮火攻,烧死了多少南蛮军的士卒,最后诸葛亮感叹自己是有伤天和。其实不单单是这样儿,要说南蛮对汉人,其实没有造成太多的杀戮,所以诸葛亮也觉得自己杀他们人还是太多,虽说打仗没有不死人的,但还是少死点儿更好。可是没有办法,所以诸葛亮也只能是感慨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显然,杨锋是知道这个事儿的。果然,听了孟获所说之后,他是不住点头。
 
    最后直接说道:“确实如此啊。蛮王之言不差!那么犬子的事儿,便拜托蛮王了!”
 
    孟获是拍着胸脯应允,“没问题,此事便交与本王,杨锋洞主就等着好消息吧!”
 
    杨锋点头,不过心里却还是非常担心,毕竟他也不认识马超。也是真不知道马超到底是个什么人。这马超要是真看自己儿子一个不顺眼,把他给杀了,自己都没地方哭去啊。就算是能报仇。那又能如何,自己儿子还能活过来了。
 
    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,杨锋不止是一个父亲,更是就只有这么一个独苗。他要是不担心。那才怪了,而且是非常担心。他甚至是想了,哪怕就算是马超让自己去进攻孟获,只要他能把自己儿子放了,自己也认了。
 
    由此可见,他儿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,到底如何。
 
   
 
    为了能让自己儿子活命,杨锋甚至都能直接去进攻孟获去。当然有些东西,不是异族的人所看重的。归根结底。他们重视的,还是实力。有实力,你就是道理,那么没有实力的话,你就是死,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
 
    众人跟着孟获是回了中军大帐后,孟获简单说了两句,然后把众人都给打发走了,唯独留下了杨锋。
 
    众人都离开了,孟获对杨锋说道:“杨锋洞主,本王这就派人去马超凉州军大营,为贤侄之事去交涉!”
 
    “多谢蛮王!”
 
    孟获一摆手,随即说道:“杨锋洞主却是客气了,要真说起来的话,还是本王保护不周啊!你不怪本王,本王应该是感谢你。至于说这些,却都是本王应该做的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都这么说了,杨锋也就没有多说,不会他心里也真是,担心着被俘虏的儿子。不过在孟获面前,他也没有表露出太过担忧来。
 
    然后孟获让士卒找来了阿会喃,阿会喃还不知道,怎么这刚回大帐,却是又被孟获给召回去了,而且还是自己一个人?
 
    不过即便如此,他也是马上到了,一看,杨锋也在这儿,忙给两人施礼。
 
    孟获点头,便把自己想让他出使凉州军大营的事儿,和他说了一下。结果阿会喃一听,心里是这个骂孟获啊,心说这好事儿你孟获怎么就想不到我呢,这样儿的破事儿,你倒是能想到我啊。不过他也不敢说什么,只能是点头说是,“是!大王放心,此事我定做好!”
 
    然后杨锋也拱手说道:“一切有劳阿会喃洞主了!”
 
    阿会喃一笑,“杨锋洞主不必客气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!”
 
   
 
    说完,他便离开了大帐,直接就去了凉州军大营。
 
    而凉州军大营呢,此时就在马超的大帐中,马超是真问着被俘虏的杨锋儿子,结果这小子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有什么说什么,“我爹是银冶洞洞主杨锋,你们快把我给放了,要不我爹大军杀来,有你们好看!”
 
    就这么一句话,凉州军士卒给马超翻译之后,马超就笑了,心说异族的人,确实不能太过高看了他们。这一句话,几乎是把什么都给泄露出来了。
 
    之前自己还真是不知道,到底孟获把谁给找来了,但是如今却是能确定,这里肯定有杨锋一个,那就好办了。
 
    马超一笑,让凉州军士卒给翻译,“你就对他说,杨锋好几个儿子,能在乎你吗,估计你死了,他也不会管你吧?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让士卒这么去问,就是想从对方的口中套出来些更有用的话。
 
    结果对方一听。把头是一扬,说道,“我是我爹唯一的儿子。他能不管我,你敢动我?”
 
    翻译之后,马超和众人一听,又是一笑。也不能说这位司傻还是聪明,你说他傻吧,也不是,毕竟他这么一说。己方肯定是不能杀他就是了。毕竟杨锋带着人马来帮忙,你要杀了他唯一的儿子,这仇就结大了。杨锋不止是要全力帮助孟获。估计还要再调集他银冶洞的人马,来和己方为敌,这样儿的话,可真是不好啊。
 
    己方倒是不会怕他。可是谁希望有那么多麻烦呢。并且南蛮的事儿。如今就算是马超的一块心病,所以他当然不会希望越乱越好,只有太平了,他才能放心。
 
    可要说对方聪明,肯定也不是,这己方都没费劲儿,基本上什么东西,都让对方给说出来了。这对方聪明?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看着对方,是双眼放光啊。心说这就是奇货可居,奇货可居啊。这正愁怎么对付孟获呢,这不就来了吗。
 
    随即他是看了看众人,然后问道:“各位觉得如何啊,这可是一条大鱼啊!哈哈哈!”
 
    第一个说话的是费诗,只见他一笑,“主公所言不错,这小子是杨锋的独子,这咱们以前可真是不太清楚。不过如今能确定,那么真是太好了,此乃天助我军也,主公定能再次大败南蛮,让孟获臣服!”
 
    马超笑了,好话谁不爱听呢,虽说是,里面有溜须拍马在里面,不过这都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费诗所说,其实也是众人的想法,更是马超的想法。只要有了这张王牌,就不愁牵制不了杨锋,不能逼其就范。
 
    别说是汉人还是异族,对自己唯一的子嗣,他们是不可能不看重的,所以此事确实是大有可为,大有可为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最后众人是一致同意,就是要用这个杨锋的儿子来牵制杨锋。
 
    而陆逊说道:“主公,如果属下
    阿会喃没一会儿就进了大帐,一看,帐中凉州军众将都在,他是赶紧给马超施礼。
 
    马超是直接问道,“你们大王差你来做什么啊?莫不是要投降了?”
 
    阿会喃听完翻译后,是连忙摇头,“不是,不是。我们大王让我来是问问马将军,这能不能把咱们的人放回去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还真是挺直接,不过要是一个小人物的话,自己还真是,放了也就放了,还能怎么样。
 
    可是一个这么重要的人,自己能放吗?或者说自己能轻易放了吗?
 
    所以马超直接就说道:“我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了!”

欢迎转载皇家彩世界1396me-皇家彩世界1396me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皇家彩世界1396me-皇家彩世界1396me网站 » 便把自己想让他出使凉州军大营的事儿和他说了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