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么在越嶲郡和益州郡的交接处等着孟优他们孟

分享到:
   然后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都先回吧,咱们是之后再聚,哈哈哈!”
 
    “大王,我等告退!”
 
    “好,去吧去吧!”
 
    众人是相继告辞,等人都走没了之后,孟获是赶紧给自己夫人承认错误,“这个,夫人啊,你是不是生为夫的气了!”
 
    结果祝融夫人先是给孟获劈头盖脸一顿数落,这她才算是把气儿消了一点儿,而孟获这个蛮王,这时候连大气儿都不敢喘,只能是乖乖听着自己夫人的数落。他心里虽说是不爽,可也没有办法啊,只能是听着,要不还敢反抗不成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等祝融夫人数落完孟获了之后,过了好一会儿,孟获这才说道:“夫人啊,这个为夫也承认,自己是有错的地方,可是这凉州军,狡猾啊,不是我们太无能,而是凉州军太狡猾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说道:“你还找借口?之前怎么和你说的,让你没有士卒可用,就撤退,可你,还是要去搬兵,这么下去,什么时候才算完?”
 
    孟获是咽了口唾液,说道:“夫人,我之前不是已经保证过了吗,只要孟优回来,我用我军主力还有援军,再与马超凉州军交战。再输了,我就回去,不再和马超凉州军相斗!你还不相信我啊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心里是直翻白眼,不过她确实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是说道:“大王,好自为之,希望你不要食言!要不然的话,后果,你是知道的!”
 
    孟获点头如捣蒜,“是,是,是!夫人,我都明白,不用多说!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你知道就好,哼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说完后,便转身出了大帐,帐中就只剩下孟获这么一个,在大帐中是唉声叹气。
 
    说实话,比起自己马超凉州军来,显然是自己夫人更让自己头疼。可自己却是没有办法,你说马超的凉州军,自己还能和他们一战,可是这自己夫人,自己真是没有什么办法啊。
 
    最后他索性也不想了,反正如今这自己主力和援军还没到,所以到时候自己还有和马超凉州军一拼的资本。只是不知道,孟优这小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
 
    不过一想到和马超凉州军交战。孟获就想到了上次的事儿,所以赶紧是命令士卒道:“快,传令下去。全军退出禺同山地界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记得上一次,自己就是回到大营之后,然后晚上凉州军就来夜袭了。那么这次,马超保不齐要再来一次。要说己方都残成这样儿了,可再也经不起马超凉州军的折腾,所以只能是赶紧撤退了。
 
    还别说,马超其实真是有如此的想法。不过最后却是被人给否决了。这个人就是陆逊,因为陆逊说得很简单,不说孟获肯定要有所防备。他一定要撤军。就算不撤军,己方此时进攻他们,也没有太大的意义。
 
    然后马超便问道:“不知伯言之意是?”
 
    陆逊一笑,“主公当知道那个典故!”
 
    马超疑惑地问:“伯言所说。是何典故?”
 
    “惊弓之鸟!”
 
    说完。两人是相视大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听到陆逊所说是惊弓之鸟,他就一下明白了陆逊的意思。
 
    这顶级谋士,确实是不一样儿,所想的,也不是你能想到的。也是,自己要是也能想到,估计自己也变成顶级的谋士了。
 
    马超一想。其实确实如此,对于己方最有利的。不是说此时去进攻孟获,非要让他全军莫非了不可,那可绝对不是上上策。而陆逊所说的意思,自己明白,不去进攻,才是上上策。
 
    因为如今孟获南蛮军的残兵,可以说已经是怕己方都不行了,就好比是惊弓之鸟。等援军来了之后,这些人再和主力还有援军一起和己方作战,非但是成不了助力,还得拖后腿,所以如此的话,何乐而不为呢。
 
    马超认为陆逊所说不错,与其让他们现在就灭亡,倒是不如让这些残兵一直都生活在恐惧之中。也许如此的话,到时候他们再和己方一战的时候,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且如今这要是再和孟获死战的话,己方又该伤亡一些了,比起没有伤亡来,哪个更好,傻子都知道,所以如何选择,这还用说吗。
 
    马超凉州军大营这边儿是没有什么动作,不过没多久,他就听到探马来报,“主公,南蛮军已经撤出禺同山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看来孟获已经是真害怕自己了,这直接就让大队人马撤离了。估计什么时候他的主力和援军到了,他才能回来吧。
 
    “时刻注意南蛮军动向,其军有所异动,便来禀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马超此时心说,孟获你撤退了,撤退了好啊,你撤退了,我军却也能好好休整些时日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带着南蛮军的将士,退出了禺同山的地界,祝融夫人还来问了一句,结果孟获给她解释了一下,祝融夫人也没有多说。毕竟虽说她不认为马超凉州军就能来,但所谓是“防人之心不可无”啊,所以自然是不走不行。
 
    毕竟她也知道,己方这残兵,肯定不是人家对手了,这个就是用脚趾头想,都明白。
 
    至于说其他人,也都知道了孟获的想法,他们也是赞同撤退的。毕竟万一马超凉州军要是真来了呢,那时候再撤退的话,估计都晚了吧。所以肯定是早走早好,早安全啊。
 
    最后南蛮军终于是退出了禺同山地界,不过孟获心有不甘,望着禺同山的方向,自言自语道“我一定会回来的,马超,你等着!”
 
    说完,是紧握右拳,然后对所有人喊道:“各位,咱们走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
 
    就这样儿,孟获是带人退出了禺同山,而且还走了很远,他这才让众人停下,再走的话,就到了益州郡了,这明显不是孟获要去的地方。
 
    他还得在越嶲等着孟优他们来,所以去别的郡,他怕耽误时日,那么在越嶲郡和益州郡的交接处等着孟优他们,孟获觉得是最好不过的了。这还比禺同山那儿,是近了不少呢,相信只要孟优带人来,自己就能最早遇到。并且自己已经派出了不少探马,时刻探听着附近的消息,尤其是南蛮方向,看孟优他们何日到来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一七六章 南蛮军援军到达
 
    一日之后,没有孟优的消息,孟获命探马时刻注意南蛮方向动向。
 
    二日之后,依旧是没有孟优消息,孟获心说,这也难怪,毕竟朵思大王的秃龙洞和杨锋的银冶洞距离自己的势力很远,来回来去,确实是要耽误不少时日。
 
    三日之后、四日之后、五日之后,这时候孟获已经是非常着急了,就在昨日,自己夫人还说了自己一顿,要是他们再不来的话,自己就该被夫人给逼走了。
 
    不过还好,还算好,第六日的时候,正在大帐中发愁的孟获,终于是接到了探马的禀报:“报大王,发现孟优将军带着大队人马来了,据此还有二十里!”
 
    “好,再探!”
 
    然后孟获是让士卒召集了自己帐下的所有人,一起出了大营去迎接孟优众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些人肯定是要孟获亲自去迎接的,就说他们不是自己属下,不归自己统领,人家是来帮忙的,所以他就得对人家客气。
 
    孟获是蛮王不错,但是如果说实在的,他不是南蛮之王,而是他们那一片的首领,所以再远的地方,人家谁管你是什么蛮王不蛮王。在南蛮地界,有很多人,又这洞那洞的,孟获只能说算是其中一支比较大的一部吧。
 
    归根结底,在南蛮。还是一切都以实力来说话。孟获要是有那强大实力的话,估计早就让整个南蛮臣服了,但是他不还没有那个实力吗。
 
    所以对于远道而来的朵思大王和杨锋。他是不得不出去迎接。再说了,人家的势力也不小,而且还是来帮忙的,所以无论怎么说孟获都得出去。
 
    于是就这样儿,他带着众人,是出了大营五里,迎接远道而来的朵思大王和杨锋。这做得确实就算是够瞧的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好歹孟获也是他们那一片的蛮王,而其其人的名声,可以说在整个南蛮地界。都是很有名的这么一个人。所以他能带着帐下众人,出了五里来迎接,确实是给了朵思大王和杨锋两人大面子了。
 
    真要是说起来的话,这两人的势力和实力。比起孟获来。当然还是差了一大块的,所以孟获如此作为,真算是天大的面子。
 
    所以当两人看到孟获之后,都是笑呵呵的,朵思大王就说,“蛮王,一别数年,真是没想到。居然是在这儿是再次相见了啊,哈哈哈!”
 
    说着。两个大块头是抱在了一起,两人虽说关系不是怎么怎么好,但以前也算是见过,也算是认识,所以用一个拥抱的礼仪,来打招呼。
 
    至于说杨锋和孟获,他们确实是第一次见面,所以还得是孟优来介绍。
 
    杨锋是赶紧和孟获两人见礼,毕竟他心里清楚,无论是比势力还是比势力,自己可都是不如人家孟获,所以当然得放低些姿态才行。这次虽说是帮忙来了,可是人家也许诺了不少好处给自己,所以也不是白来,自己怎么也得出些力才行啊。
 
    两人显然都是听说过彼此,所以连忙是笑呵呵问好,这里面就孟获和杨锋,他们两人是刚认识,其他人彼此都可以说是很熟悉了。
 
    孟优和朵思大王还有杨锋两人关系不错,而朵思大王和杨锋也是熟人,孟获和朵思大王也见过,所以都算是熟悉,这都不用说了。
 
    “来,来,来,二位请入帐一叙,咱们到大帐再说不迟!”
 
    “好,请!”
 
    “请!”
 
    说着,众人便都进了大帐,孟获的大帐可绝对不小,所以装下几十个人,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进了大帐后,是分宾主落座,然后先是孟获给朵思大王和杨锋介绍了一下自己帐下的众人,除了孟优之外,其他的两个洞主,还有自己手下将领,包括金环三结和阿会喃手下将领,都给两人介绍了一遍。
 
    众人见过,以前不认识,不过别人可能是没听说过,但是显然,同为洞主,他们彼此都是听说过的。所以见了一面,也算是“一回生,两回熟”了。
 
    然后朵思大王也给孟获众人介绍了一下跟着自己来的两个属下,都是他帐下的将领,众人面过。
 
    之后杨锋也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带来的人,他就带了一个人,不过众人却是都没敢小看,因为杨锋把他自己唯一的儿子给带来了。众人一听,心说,这杨锋胆也不小,唯一一颗独苗,都敢带到这儿来。
 

欢迎转载皇家彩世界1396me-皇家彩世界1396me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皇家彩世界1396me-皇家彩世界1396me网站 » 那么在越嶲郡和益州郡的交接处等着孟优他们孟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