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至于太过小看了凉州军确实也没怎么怎么高看

分享到:
  孟优此时已经下了马。他赶紧从怀中掏出了自己兄长交给自己的,准备给马超的战书。然后对着凉州军的士卒比划了一下,那意思我是来送信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还别说,凉州军士卒真是明白了,然后对他说,“你等着,我去通禀!”
 
    怕他听不懂,他们是比划了两下,孟优确实是明白了。是让自己等着。他是赶紧点头,然后说。“我,明白!”
 
    马超正在帐中和陆逊两人聊着战事的问题。结果这时候大营守卫来报:“报主公,大营门口有崔将军孙子求见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刚开始一下没反应过来,什么玩意儿?福达的孙子?这不开玩笑吗,他连儿子都没有,就出来孙子了?
 
    不过马上他就明白了,知道士卒说得是谁了,结果差点儿没喷了,心说原来是他!
 
    马超点了点头,“知道了,让人进来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
 
    士卒走后,马超对陆逊说道:“看来孟优来了,只是不知他这是来做什么的?”
 
    陆逊一笑,他比马超反应可快多了,他一听士卒说是崔安孙子,一下就想起了孟获的弟弟,孟优。而当初崔安戏耍孟优的事儿,如今却也是历历在目啊,陆逊印象是非常之深刻,就别说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自己主公问到了终极,陆逊一笑,说道:“主公,无他,不过是来下战书耳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,是眼眉上扬,问道:“伯言之意是,孟获要与我军决战不成?”
 
    陆逊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是缓缓摇头,“非也,属下认为,孟获还不至于如此,估计只是要求明日与我军交锋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这个还差不多。不过这么说吧,他们要真想和己方决战的话,自己也不惧他什么,反正是你要战,我便战,谁怕谁啊,是不是。
 
   
 
    果然,没一会儿,孟优就到了。而马超为了能让他流利说话,是特意把己方的翻译给找了来,再次充来一把同声传译。
 
    孟优进来之后,马超就让士卒根据自己安排好的,告诉他,让他说蛮语,于是凉州军士卒便如实转达了。
 
    孟优一听,是不住点头,然后把手中的信交给了马超,翻译在下面翻译着,“主公,他说这是他兄长孟获的亲笔书信,是给你的!”
 
    马超拿过来一看,孟获这次写的居然是汉字,倒是不太容易啊。别管写的如何,反正虽说是歪歪扭扭,但是自己能看明白。这个最重要。可以说如此还别说,确实是可以了。
 
    孟获写的很简单,就四个字:明日。一战!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看了之后一笑,心说孟获纯熟是模仿自己。不过当初自己是给他下决战的战书。他这不过就是给自己下了个普通的战书。其实有没有,那都无所谓了。但是从这儿,却是不难看出来,孟获是有多少自信。他难道就坚信,一定是吃定自己,吃定己方了不成?
 
    想到这儿,马超又是一笑,然后把战书交给了陆逊。“伯言,你看看吧!”
 
    陆逊点头应诺,然后接过来这么一看,也是笑了。他当然也不是笑话孟获那弯弯扭扭的汉字,而是这和自己所想一样儿,孟获果然是对他们南蛮军一方是信心十足啊。只是却不知道了,要是当他再一次大败的时候,不知道他会是如何精彩的表情呢。
 
    陆逊当然不会认为,孟获超过了十万人,就一定能胜了自己。这异族有人是不错。也是有些实力的,这个也不假。但是没有一个真正的谋士,这却是硬伤啊。所以在这样儿的情况下。陆逊不会觉得孟获南蛮军一方有什么胜算,这要是都胜不了他们的话,自己也真是,别在自己主公帐下待着了,丢人现眼啊!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这时候笑着对孟优说道,当然还得是让翻译翻译过去,“你们大王的信,我是看过了,回去告诉他。就说明日巳时,两军交战。咱们不见不散!”
 
    凉州军士卒是赶紧翻译,毕竟有些成语什么的。孟优可是真不懂。不过他在听了翻译之后,却都是明白了,然后直点头,“好,好!”
 
    最后马超给他打发走了,不过他心说了,幸好崔安他不在这儿,要不两人没准还能掐起来。这是“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”啊,哪怕孟优明知道自己不是崔安的对手,但是在崔安的逼迫之下,没准还真是可能就范。毕竟马超不会轻视其人,可也不会高看了其人,很明显,孟优这个人也比崔安大脑能好使一点儿吧。
 
    不过这么说吧,真要是有这么个事儿的话,自己肯定不能是袖手旁观,必然是不能让两人如此就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优是回了己方大营,来到了自己兄长的大帐中,给他交差。
 
    把在马超凉州军大营的一切都说过之后,孟获是笑着一拍桌案,然后吩咐士卒:“好,传令下去,就说明日巳时,与凉州军一战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下面的孟优一听,也是摩拳擦掌,别看他是早想到了如此。不过这么说吧,听了自己兄长所说,他是更加激动,知道明日又要和凉州军一战了。
 
    如果是平时的话,他也不会是这么兴奋,但是这个时候,终究是他从南蛮带着自己兄长的主力和援军来了,所以他是非常期待与马超凉州军再战。所以一听自己兄长如此说,他是心里激动,高兴。因为他知道,这样儿一来,就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了。这自己去搬兵,然后胜了马超的凉州军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孟获是再次对孟优说道,“好了,孟优你下去吧,好好休息,明日好与凉州军一战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说完,孟优就转身下去了。他也知道,自己兄长说的没错,自己只要好好休息,明日才有精力与凉州军一战。虽说这个时候还很早,都没有黑天。不过自己可以暂时回大帐休息一下,到了晚上,再早早休息,好好休息。
 
    而一切,就看明日的了,自己还就不相信了。己方胜利不了?
 
    孟优虽说不至于太过小看了凉州军,可确实也没怎么怎么高看马超凉州军。在他看来,这孱弱的汉人。胜利,那却也只是一时的而已。而最终的胜利。却一定是己方的,是己方南蛮军勇士的。
 
    他不认为己方南蛮军勇士,不如孱弱的汉人,这样儿的话,什么都别干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个倒不能说是孟优自大自狂,只能说他是见识有限。并且也确实,他何尝了解汉人呢,他知道的也就是比其他人能稍微多那么一点而已。毕竟他是孟获的弟弟。孟获知道不少,他可能什么都不和自己兄弟讲吗。
 
    但是孟获所知道的那些,和孟获相比的话,还是不能比的。
 
    反正如果把孟获对汉人的了解,比喻成大海的话,那么孟优不过就是条小溪,也就这样儿了。
 
    如果孟获是小溪的话,估计孟优只是一瓢水了,差不多就是这样儿吧。那孟获要是一瓢水,那孟优只能是一滴水而已。
 
    总之就是一句话。孟优基本在什么地方都不能和自己这个兄长相比,也就是他没有孟获那么无赖而已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也是孟优比孟获强的地方,不过孟获的无赖。带给他的,也不单单就都是不好的。其实就是因为他的无赖,他的不服,所以把马超凉州军众人也给整的是非常无奈,到了如今,可以说他们面对无赖的孟获,还是无奈非常呢。
 
    所以也不得不说,无赖也不是没有好
   
 
    而他在带援军回来之后,也是听说了自己兄长之前又被人家崔安给擒住了的消息。
 
    他听了之后,是气氛非常,出了这事儿,不止是因为崔安的武艺高,更是因为己方没有防御到位,保护自己兄长的人都死哪去了?难道说都死光了不成?这绝对不会让孟优相信,他知道,这只能说是己方护卫不利,要不怎么就让大王被人家给生擒了呢。
 
    如果自己在的话,自己绝对是不会让自己兄长落单,自己会不惜一切代价,尽量都在自己兄长的旁边,保护他。怎么说,凭借自己两人的武艺,确实还是能和崔安抗衡一段时辰,这个却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不过事情都过去了,孟优也就没再计较,不过他却是想了,以后自己的跟在自己兄长身边,这样儿的话,基本崔安可能就要无机可乘了。
 
    这孟优想法倒是不错,可真就会如此吗,谁知道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如今自己所能做的,就是在大帐中,好好休息,就等着明日去和凉州军一战。
 
    明日一战,必将胜利,回到了自己大帐后的孟优在心里想着。而且他也知道,自己兄长和自己一样儿,都是非常期待着胜利的,而且可以说,自己兄长比自己更加期待。没办法,谁让自己只是个武将,而他却是蛮王呢,是首领,所以当然身上所肩负的责任,也就更多更大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看看孟优这人,大脑转得倒不是那么快,可想出来的东西,却是不少。这就是传说中的笨鸟先飞吗,也许是吧,要不怎么解释呢。孟优肯定不是聪明人,倒也绝对不能说是个傻子。
 
    而他想来想去,想了很多,慢慢慢慢,孟优便直接倒在了案上,做他自己的春秋大梦去了。
 
    是啊,他的梦当然就是灭了凉州军,生擒了马超,然后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终于是到了第二日的辰时,孟获擂鼓聚将,所有人都到了,包括朵思大王和他手下两员大将,还有杨锋父子,都已到齐。
 
    “各位,今日我军与马超凉州军一战,虽非是决战,但却绝对是二十万人的大战斗,所以各位都拿出来真正的本事,与敌军死战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“好,出发!”

欢迎转载皇家彩世界1396me-皇家彩世界1396me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皇家彩世界1396me-皇家彩世界1396me网站 » 不至于太过小看了凉州军确实也没怎么怎么高看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